国资改革的上海试验

2013年12月17日,上海正式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12月18日,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旗下东浩集团和兰生集团进行联合重组,成立东浩兰生集团。此后,上海绿地集团借壳金丰投资、上海仪电控股并购八家企业、上海地产集团入主耀皮玻璃、上海光明集团旗下农工商房地产借道海博股份上市等众多项目逐步实施。

作为此轮国资国企改革试点的先行者,2014年上海市地方国有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74万亿元,同比增长6.5%;利润总额2541.63亿元,同比增长12.7%;缴纳税金1700.93亿元,同比增长14.9%。这个“甜头”得益于上海的“以国资改革带动国企发展”。

被称为“上海国资改革第一枪”的东浩兰生集团由上海东浩国际服务贸易集团与兰生集团重组而成。“我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发展,这次上海国资国企改革给我们带来了发展的东风。”上海东浩兰生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戴柳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这样说。

推动资产资本化、资本证券化

联合重组后的东浩兰生,一方面积极通过内部结构调整与梳理,将“两个脑袋、两个身体”变成“一个脑袋、一个身体”;另一方面也通盘考虑集团内的各项优势资源如何实现互补和放大效应。

此轮上海国资国企改革中,把国资分为突出市场导向和产业发展的竞争类企业,承担政府特定功能和任务的功能类企业,主要提供公共服务或产品、保公益惠民生的保障类企业等三大类。东浩兰生集团成立之初就被定性为竞争类企业。“这要求我们的资本今后发展的主要方向就是往竞争类行业去发展,发展现代贸易,发展人力资源产业,发展会展服务业。”戴柳表示。

东浩兰生集团目前唯一的上市公司兰生股份,在联合重组后就对投资、金融、外贸三部分业务进行了调整,在降本增效、存量盘活等方面下了功夫。在推动资产资本化、资本证券化的改革中,东浩兰生集团在二级子公司层面引入合伙人制,“从试水1.0版的经营者群体持股到酝酿2.0版的有限合伙人、一般合伙人制度”,戴柳认为贸易板块2014年效益的提升正是得益于改革。

“在20条改革内容中,有鲜明特色的就是鼓励混合所有制发展。混合所有制发展有多种形势,这不是简单的‘国进了’或者‘民进了’,上海市委明确倡导通过资本证券化来实施,也就是说,倡导通过整体上市或者核心板块上市来实现。”戴柳告诉本刊记者,东浩兰生集团联合重组后的发展大方向,一是资产资本化,一是资本证券化。

跨三道槛,分改革蛋糕

“改革要激发活力,就要真正做大蛋糕,不是一上来就分蛋糕。”戴柳这样比喻东浩兰生集团的发展。为了把蛋糕做大,将并在一起的“两个脑袋、两个身体”顺利运转,东浩兰生集团提出要过三道槛的目标。

“第一槛叫做融合槛,因为东浩和兰生两个公司背景不同,一家做人力资源、会展传播和现代贸易,一家做国际贸易,以进出口贸易为主,现在两家公司合在了一起。第二槛叫做增长槛,一家是连续17年的增长,一家增长曾经很辉煌,但是碰到瓶颈期;联合重组后同样面临增长槛。第三槛就是转型槛,要创新驱动,要转型发展,要提质、增效、升级。”

经过一年的改革发展,东浩兰生集团顺利迈过了这三道槛,“改革一年来的指标完成情况,是我们有史以来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集团报表出来后我们看到,2014年完成1083亿元人民币收入,这是第一次闯过1000亿大关,2013年是948亿元。1083亿元包括三大部分:人力资源超过700亿;会展传播,我们做到全国前三;贸易部分近50亿美元。在同类行业中,全国没有第二家。”戴柳对此充满自豪。

“我们被什么改变?我们被开放改变,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镇,打造800亿元营收的外贸服务,这是开放所带来的。我们被改革所变,集团成立的时候,外贸部分的资产负债率超过百分之百,但是债务重组以后,现在外贸的资产负债率全面处于良性状态。”戴柳说。

“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

中国报道:近年来始终有“国进民退”和“民进国退”的争论,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戴柳:我认为这个争论很没有必要,关系到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国资当然应该集中力量办大事;在竞争类行业,无所谓“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只要符合市场法则,就可以任意进退。

中国报道:有专家担心新一轮的国资国企重组会造成新的垄断局面,您认为会吗?

戴柳:我认同这样的看法,主要原因是目前没有清楚分类,分类以后就不会形成这样的局面。集中可以变成变相垄断,集中也可以变成变相非垄断。联合也好,重组也好,其实就是资源优化。竞争类的领域完全可以通过市场来购并、联合、重组,该做大的就做大,该放小的就放小,不能像过去一样国有企业一统天下,大家混在一起吃大锅饭。

中国报道:东浩兰生集团重组已经一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积累了哪些改革经验?

戴柳:第一体现在资本证券化上,整体上市或核心业务上市,这个方向是坚定不移的。各方看好我们这块蛋糕,觉得不仅仅企业分享,社会各方面也要分享,我们也觉得改革的成果应该让各方面都分享。

第二,集团2014年最大力度推进的,是把改革1.0版升级到2.0版。我们把经营者群体持股升级到现在规范有序的有限合伙人制。如果说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有重大影响的话,东浩兰生集团就是一个缩影。

第三,改革激发活力要真正做大蛋糕,做大蛋糕,分配才有意义。集团重组以后员工整体收益得到提升,经营骨干持股以后都尝到了改革的红利,企业的效益增长了。

中国报道: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也听到一些民营企业家说“改革就要真改,别让我们投入资金人力还捞不到好处”,您认为这一轮改革民企能捞到好处吗?

戴柳:能捞到好处是肯定的,但是与过去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过去是靠政策,靠计划经济当中配置不合理的地方重新分配;这一次改革过程中,过去这种重复是不可能的。

民营企业要获利,只有通过市场深化改革拿好处。怎样将资源优化合理配置,民营企业应该看到这片“蓝海”,应当在这片“蓝海”中有作为。作为好了,一派新的发展生机;作为不好,现有的也可能流失。

【本文版权归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添加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微信公众号(微信号:SHGZYJY)进行交流。】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