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上海国企改革模式类似炒股

u=3511929395,1200349822&fm=21&gp=0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劳佳迪 于承龙 | 上海报道

上海市的国资系统净利润占全国地方国资委委管企业总额近1/4。毫无疑问,上海是一方郁郁葱葱的国资重镇。如此体量庞大的巨舰如何在市场化的号角中轻盈扬帆,既是全国关注的改革样本,也总是经受着各方目光的犀利审视。

而2015年,上海国资系统注定不走寻常路。仅在2015年1月份就花开两朵:先有紧随中央精神的“十三五”发展规划出台,又成立了规模200亿元的国企混合所有制促进(上海)基金,在顶层设计和基层实践两方面都显得雄心勃勃。

但羊年最大看点还是胎动许久的上海国资流动平台何时投入实质性运行。这种既改变“政府之手”职能面目又刷新市场游戏规则的格局,在全国尚属首例。《中国经济周刊》从2月6日上海国资委年度工作会议上了解到,目前国盛集团、国际集团两大国资流动平台已经组建完毕。不过,这一创举的推出时间表并没有如坊间预期的那样快。记者注意到,出于种种复杂考量,具体揭牌的时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一再推迟。

《中国经济周刊》近日走访了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建文和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张晖明,尝试提前分析该平台未来运营的可能架构。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院长正是国盛掌门人施德容。

“前身们”变奏

上海国资委主任徐逸波在今年上海“两会”现场曾对媒体表示,国盛、国际集团将作为平行的国有资本流动平台。其中,国际集团既有金融的股权也将会有产业集团的股权,国盛集团则主要以产业集团股权为主。这与两家集团成立时的定位完全适配。国际集团成立于2000年4月,经上海市人民政府授权,定位是开展以金融为主、非金融为辅的投资、资本运作与资产管理业务。

“2002年上海国资改革开始有了具体框架,当时上海国资委囊括了各个产业集团,一口气成立了四个资本运营、管理、投资的功能性企业,到2007年9月才整合成现在国有独资的国盛。”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建文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

事实上,在上海国资委的设计中,国际、国盛在组建成两大国资流动平台前,就已经组成了上海国资管理的产业、金融“双平台”模式,被赋予“承担着盘活国有存量、促进国有股权流动和确保国资保值增值”的使命。

然而,这两家承载着国资改革重任的集团过去数年的舆论活跃程度并不算高。尤其是国盛,在成立初的3年之内都鲜有新闻,外界甚至对其具体的定位和职能都知之甚少。尽管后来有促成上海家化被平安收购的案例,但依然显得相当神秘。

这或许是与其当初定位的过于抽象和冗繁有关。从历史沿革追溯,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张晖明告诉记者,国资市场化改革启动后,国有资本纳入市场运行的轨道,与市场经营活动相对应的国有资本也必须有一个市场化企业出面,这是当时需要成立两大集团的原因。

张晖明参与过《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方案讨论。他告诉记者,国资在法权意义上的“所有者”是国资委,国际、国盛集团的诞生则主要是作为行使国有资本“经营权”的市场主体应运而生。

杨建文对记者表示,成立两大集团的初衷就是身兼管人、管事、管资产三大重任的国资委需要“牧羊犬”的协助。

“此前国盛将下属实业资产建材集团、蔬菜集团、长江计算机有限公司完全剥离,实际上就是发挥‘牧羊犬’的作用,对不良资产处置改造起到了辅助性作用。”杨建文补充认为,“最初是作为国资委的助手,实际作用是要帮一些掉队的‘羊’赶上大队伍,帮助将一些落后的淘汰的产能转化为适应上海发展规划的优质产能。”

施德容本人曾从三个层次概括国盛的重重使命,包括在上海的产业结构升级、培育新兴产业等方面发挥作用,在上海国资布局结构调整解决国企历史遗留问题中发挥作用,以及在国企从行政性、封闭型重组转向开放性、市场化重组,推动经营性国资证券化方面发挥作用。

原先既管资产又管资本的这种设计未来很可能被去繁就简。据悉,上海国资流动平台投入实质性运行后,国际、国盛集团将淡化过去国资经营平台的定位,而变为以股权为纽带运作国有资本公司的平台。

“十八届三中全会”效应

为了将“牧羊犬”的职能进一步理清并发挥最大功效,上海国资委还曾在2010年单独成立过一间上海国有资本管理公司,定位为“在国企上市公司进退之中发挥作用”,董事长也是施德容。

虽然一度被盛赞为“上海版淡马锡”,成立后却鲜有动作,数年间的表现乏善可陈。“成立这个国资管理公司时,高层都出席了挂牌仪式,但一直到现在,几年间都没有运作,实际上当时上海国资委就在设想要对国有资本进行整体管理,这样才能摆脱多方利益的钳制。”杨建文对记者坦言。

“比方说原先国有资本总体上市也好,部分上市也罢,都要拿出优质资产才可能整合成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股份必须要统筹,集团要维护自己的利益,推进混合所有制发展就会有阻力,这种利益协调必须由顶层制度来保障,再比如上海这么多集团公司,国资如何进退,都需要有一种统筹的平台。”

其实这种类似承载通盘考量职能的“平台”概念胎动已久,而在杨建文看来,之所以上海国资流动平台在2014年能够加速推进,是受益于“十八届三中全会”。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了成立若干国有资本经营公司和设立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实际上这些话已经说得很重了,因为一般这类决策具体到企业的组织形式非常罕见。”杨建文如是说。

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几天,上海国资委就公布了地方国资的改革路线,颁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俗称“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在此次上海国资改革方案中,国资流动平台被重点提及,建立统一的国资流动平台也被正式提上日程。

杨建文告诉记者,随着国资本身改革的推进,上海近几年在力推的就是国有资本的证券化,所以国资流动平台的问世适逢其时,“国资改革的过程无非是资产的资本化、资本的股份化、股份的证券化、证券的市场化,这几个阶段中,最初是国有资产,最后是国有资本,股份要通过证券的方式表现出来,证券则要通过市场的流转方式表现出来,到了这个阶段隶属于国资范畴内的流动平台就不可或缺,比如手上有20个产业,有些可能退出,有些资本要进入,国资管理监管时就要有整体考虑。”

运作模式类似 “炒股”

对于未来上海国资流动平台可能的运作形式,张晖明对记者分析,是以市场利益主导,模式类似“炒股”。“像上港集团、建工集团这样的上市公司、控股公司整体上市,国有股股权都要转移到这两大流动平台,国际和国盛作为持股主体就是大股东。大股东要根据市值管理、产业管理、资本回报等方面来考虑它的持股行为,有得赚就持有,防止亏损就要售出。所以制造资本流动平台的本质就是要将全社会的国有资本推向市场,推向市场的国有资本都交给这个平台管理。”

根据他的分析,未来的国资流动平台扮演的就是资本运作的角色,更多地臣服于市场,同样受公司法和市场规则约束。

“将来会将它的产业经营职能全部划转走,不再做产业经营,只做资本经营,这也就理顺了国资管理与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理顺了政府作为国有资本的主体与私人主体之间的关系,国资委顺着这种改革走势,也会进一步优化自身功能,更多地从市场退出来,不能直接是市场的参与者,应当是市场的管理者、市场秩序的维护者。”张晖明这样解释。

他对《中国经济周刊》进一步阐释,从本质上看,其实“流动平台”本身也只是一个概念,并不必过分纠结,最关键的一点是能否真正理顺上述关系,国际上值得研究的成功范本就是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

据悉,淡马锡是新加坡政府的投资公司,新加坡财政部拥有100%的股权,其运作模式特点是:虽然政府全资控股,但不干预淡马锡在运营或商业上的种种决定;淡马锡也尽量避免参与旗下各公司的日常经营和决策,让这些企业充分依据正确的商业原则开展业务;此外,淡马锡的经理人选择亦与政府完全脱钩,所需要的投资与管理团队可以在国际范围内搜寻。

“淡马锡的组建也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到1975年正式组建,当时最核心的思想就是为了有效地隔离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张晖明如是说。

2015年2月2日,上海政府发布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其中还提到,现任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资公司”)董事长傅帆和现任上海银行人力资源总监顾建忠,均拟任国际集团副总经理。这在素来人事变动先行的上海,被认为是即将有大动作发生的预兆。

2015年的上海国资委年度工作会议原定于2月3日召开,市场曾有大量关于该平台将正式启动、首批划转股权的国企名单也将披露的消息,然而,会议被延期到2月6日后,平台的投运依然处于悬置状态。

“2015年上海国资委还需要响应国家级别的战略,主要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上海以前在这方面做的功课还不足,从整个上海角度看,2015年必须理清国资怎么发挥带头和领导作用。”杨建文告诉记者。

(实习生曾姗姗对此文亦有贡献)

上海市政府对国资委改革路线图

2009年4月

上海市市长韩正在上海市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提出,上海要加快建立“一对多”的国资流动平台。

2013年12月

上海发布 《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内容包括改革目标、建立国资流动平台、规范设置法人治理结构等。

2014年7月

在上海市市委市政府召开的“进一步推进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座谈会”上,韩正对于专业化国资流动平台的建立给予了最新的指示。“今年下半年,要努力推动平台实质性启动运营。”

2015年1月

上海市的“两会”上,上海市国资委主任徐逸波证实,上海将把部分国有企业的股权划转给国际集团和国盛集团两大国资流动平台。

2015年2月

上海召开国资国企工作会议,会议发布消息称上海已组建完成国资流动平台,目前还在稳妥筹备,但会议并未公布两大国资流转平台如何落实运作。

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发展演变历程

2000年4月

上海国际集团成立,可谓是国资流动平台最早“前身”,开展以金融为主、非金融为辅的投资、资本运作与资产管理业务。

2014年6月

上海实业以市场化方式,斥资61亿元人民币,收购了上海国际集团下属的6家金融类和房地产企业。

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发展演变历程

2007年9月

由上海市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定位为国有独资的大型投资控股和资本运营公司,是上海市政府重大产业项目的投融资平台。

2008年5月

国盛集团作为上海市参与大型客机项目实施的出资主体,共同参与组建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6.32%。

2009年11月

国盛集团所属上海浦发大厦置业有限公司项目100%股权以14.75亿元转让给海航置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09年11月

国盛集团与中国信达在上海兴国宾馆签署了22亿债权包转让协议。

2010年9月

上海家化集团的产权整体从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划转至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2014年1月

上海蔬菜集团整建制并入光明食品集团。

2014年8月

国盛集团和长江计算机集团重组。

【本文版权归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添加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微信公众号(微信号:SHGZYJY)进行交流。】

昵称*

邮箱*

网址